首页 | 政协概况 | 政协动态 | 建言立论 | 委员风采 | 文件阅览 | 文化园地 | 下载专区 | 联系我们
 最新推荐
 最新热门

抓壮丁


作者:王永堂 口…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2-10

我叫王永堂,乳名狗娃子,出生于汉阴县酒店镇一个叫作“石马岭”的地方。我母亲四岁多时进了王家当“童养媳”。我父亲解放前被“拉壮丁”,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西北野战军一名战士。他经历了解放西安,解放汉中,解放成都的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他又投入到“川藏公路”的建设。1952年四月从部队复原回到汉阴县酒店镇石马岭务农。这一年的闰五月十二和我母亲结婚。1953428日,我母亲在酒店生了我。

1966年,我考上汉阴中学,因“文化大革命”停课,中学未毕业就回家当农民。曾当过“赤脚医生” ,修过“阳安铁路”。1970年,被推荐进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系学习,1974年毕业后分配到安康卫校(现安康职业技术学院)当老师二十年。1995年被调往市中心医院,当院长十八年,直到2013年退休。

有一首流行歌曲唱得好:“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春夏秋冬,年年岁岁。岁月能够改变的是容颜,难以改变的是乡音,还有那浓浓的思乡情。

家乡有我割舍不了的情愫!乡情就像秦岭巴山的溪水,绵延而悠长;乡情又是一泓挡不住的山泉,在心底浸润;乡情浓浓地流淌在我的血液里······几回回梦里,那座山,那条小河,那个田坎;听那牛羊欢歌,晨出暮归;看那蓝天白云,云卷云舒。几次次梦里,我背着药箱,翻山越岭,走村串户,防病治病……

闲了下来,静下心来,我总记起小学班主任老师王宜佩在成绩单评语中写到:该生王永堂“老实而不愚壳,聪明而不狡猾……”

闲了下来,静下心来,我把儿时的记忆,童年的情趣,青春的足迹,让我老伴谢可芝记录下来,以寄乡情……

 

 

今天随便问一个年轻人,“壮丁”是什么意思?由于时代相隔久远,他们不一定知道“壮丁”是何含义,更不知道“抓壮丁”是什么意思?

 “壮丁”,是指解放前国民党政府强制征的兵。由于战乱频繁,老百姓害怕当兵,于是国民党政府最后实行见到青壮年就抓到部队当兵,这就是俗称的“抓壮丁”。

我的父亲王长富,就是19493月被抓壮丁去的。那个年代,有钱有权有势的子弟可以不被抓壮丁。为了逃避被“抓壮丁”很多穷苦的年轻人宁愿自伤自残,也不去当壮丁。有的把自己眼睛弄瞎一只;有的吃山中的一种草药,故意长匏颈,俗称“影呱呱”;有的剁掉右手食指,以免扣枪机。

1948年夏天,我父亲刚满17岁,跟随我的祖父在山上割生漆,听说保长要抓壮丁,祖父灵机一动,想到生漆能使皮肤最嫩的小便处皮肤长漆搔子,于是将生漆和火麻抹在小便处皮肤上。我父亲灼痛的在地上打滚,祖父劝说:“娃啊,忍一忍,这是暂时的痛,只要不当壮丁就好了!”我父亲强忍着疼痛,等下午回到家,保长带一帮狗腿子来抓时,我父亲走起路来一叉一叉,脱掉裤子让保长看下身。保长看红肿的亮光光,无法走路,我祖父就扯谎说:是得了“杨梅疮”,是会传染的,这才免去了当壮丁。

1949年农历正月十五刚过,上午我祖父带着我父亲在坡地里种洋芋。我叔父急匆匆跑到地边说“抓壮丁”的又来了!我祖父赶紧让我父亲往后面大山跑,在树林躲起来。等保长带着狗腿子来家里抓时,我父亲已无影无踪。狗腿子打了我祖父两耳光,并恶狠狠地说:“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转身到了上边一个村子抓去了。

春寒料峭,我父亲在山后树林里躲了半天,又冷又饿。等天刚黑时,山里一片寂静,偶尔听到山鸟的叫声。心想抓壮丁的早走了,躲过了这一劫。回到家里刚拿起碗舀饭吃,只听到山下沟边的狗又叫起来了,抓壮丁的保长狗腿子杀了一个回马枪,怎么办?我父亲想躲往哪里躲?跑往哪里跑?实在没有办法,父亲急中生智。拿起砍柴的刀,想到剁掉食指。于是父亲搬来了木墩子,让我叔父拿刀剁,我叔父哪能忍心剁掉自己亲哥哥的手指啊!我父亲大呵一声“剁!剁!剁!”我叔父实在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一刀剁下,食指头还在地上弹动。我父亲手指鲜血长流,这时保长狗腿子又来到我家,见我父亲剁掉食指,鲜血流在地上一大滩,只好灰溜溜地走了。随后我祖父赶快跑到灶房抓了一把锅麻烟子(铁锅上的黑灰)抹在伤口上止血。我祖母扯了麻线,用破布把手指包扎起来。我父亲剁掉了食指头,再也不怕被拉去当壮丁了。

1949年,国民党在解放战争中节节败退,兵源紧张,于是各乡乡长,各保保长为了完成“抓壮丁”任务,收受贿赂,有钱人、有权、有势人的子弟,可以不抓;没钱、没势的农村穷苦人的子弟,见人就抓。听我父亲说,整个酒店乡路断人稀,年轻人白天躲在深山,晚上才敢下地干活。

这一年的农历三月,春暖花开。我父亲刚满18岁,心想:我把食指头剁掉了,再也不拉我当壮丁了。今年把庄稼种好,望风调雨顺,有一个好收成,再养一头肥猪,年里迎娶从小就订的童养媳钟姑娘。于是请媒人、看日子,定于冬月十八迎亲。

三月初的一大早,由于父亲已剁了手指,于是祖父放心胆大地带着我父亲薅洋芋草。正准备收工吃中午饭时,山下狗又叫起来了,没有想到保长又带狗腿子来抓壮丁了。前堵后截,无处可躲,无处可藏,无处可跑。保长大声嚷:“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剁掉了食指的前半截,后半截还能打枪嘛!”四五个狗腿子你推我搡,抓住我父亲不放。我祖父,祖母眼巴巴地看到自己儿子被拉去当“壮丁”了。后来听我父亲说,这一天酒店乡一共抓了十八个壮丁,连夜被送到汉阴城一个高墙院内的地方。

在汉阴城封闭训练了三个月,经常被长官打骂。后来听说战事紧张,胡宗南部队急需补充兵源。胡宗南集团由“机动防御”变为依托秦岭,重点退守西安至宝鸡一线,想背靠秦岭组成保卫西安的新防线,固守西安。

这一年的六月,仓促训练了三个月的新壮丁被拉到秦岭以南的山峰五台山(长安县境内)投入了一次大的战斗。

这一天,乌云密布,天气闷热。从汉阴被拉来的新壮丁全部都是山沟里穷人子弟,从来没出过远门,也没有见过世面,更没有打过仗。壮丁来到山峰主要挖战壕,也没发枪,每个壮丁发了四颗手榴弹拴在腰间。上午十点来钟,战斗打响了。只听对岸炮声隆隆,炮弹炸在阵地上尸横遍野,壮丁们吓破了胆,躲在战壕里,这时只听到山下冲锋号响起,喊声震耳欲聋:“缴枪不杀!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穷苦人的子弟兵!”听我父亲后来说,腰间拴的四颗手榴弹完好无损,举起双手说:“我是穷苦人,我是新壮丁,我们要参加解放军!”一个解放军里的班长说:“优待俘虏!”接着让俘虏兵帽檐向后,整队报数,分别编入各个连队。从此我父亲加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里,成为彭德怀司令员的西北第一野战军的一名战士。

 

  □ 王永堂 口述 谢可芝 记录


相关链接

关于召开政协第三届安康市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的公告
政协第三届安康市委员会关于增补市政协委员的公告
市政协召开第三届安康市委员会第二十一次常委会议
平利县政协赴双河村扶贫助困
建睿智之言  献务实之策  出推动之力

安康市政协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0534号
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制作
联系电话:0915-3280600 电子邮箱:wangping1977@t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