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协概况 | 政协动态 | 建言立论 | 委员风采 | 文件阅览 | 文化园地 | 下载专区 | 联系我们
 最新推荐
 最新热门

平型关大捷中的田丰元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2/6

     我是宁陕县江口人,住在盐店街坐山向河的头一家。1 935年,红二十五军从冷水沟出来到江口,进出五个日子。我和罗新友、杨乾健(丑娃)、张子成四个人,从这参加了红二十五军,被编入新兵营,不久调军部交通队当警卫员,历任排长、连长。1937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参加红军走上艰苦长征路

 部队从江口走时,下毛毛雪,头天只走七十里,住在沙沟。到沙沟我们被编到新兵营。第二天从沙沟起身,翻过老林头到柞水县的营盘住下。在翻秦岭老林头时,天下大雪。第三天从营盘起身,到了蔡玉窑。在商洛地区我们打了好几个圈圈,转了几个月。时间大概是1 935年上半年。到了商洛地区,因我年龄小(十七岁)、个子矮,就把我调到军部交通队当警卫员。从此,我一直随军部到了陕北,也就和罗新友、杨丑娃、张子成分开了。

    我参军后的第一仗是葛牌镇战斗,在九间房,用伏击的办法,消灭了杨虎城独立第二旅,活捉了旅长张汉民。当时张汉民旅从后边追赶我们,我们把军部放在葛牌镇,作战部队返回几十里,埋伏在九间房的山上。山顶上有几间草房,满山都是耳树。我们用口袋战,把张汉民的部队全部消灭了。张汉民旅长被抓住,大绑小绑、押到葛牌镇。在军部门口,我亲眼看到张汉民被绑着。据说张汉民被杀在离龙驹寨不远的棣花。后来有人说张汉民是共产党员,大革命时期与党失去了联系。

    第二仗是山阳县袁家沟口战斗。杨虎城警备第一旅在后边追赶我们。我们第一天晚上住在袁家沟口,第二天中午一点钟又出发,到了红岩寺,住了一夜。第二天不作战的部队和伙夫担子拐到另一条山沟里,其他部队掉转头,来了个回马枪,顺着来时向袁家沟口走的路上,埋伏在袁家沟口。这里两面大山,森林茂密,便于隐蔽。我们埋伏到第二天早晨,杨虎城警备第一旅吹吃饭号,部队在袁家沟口平地上集合,我们在山上看得清清楚楚,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们埋伏在山上。他们正在集合起来讲话,我们的枪打响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把唐嗣桐的第一旅基本消灭了,只是在寨子上不足一连人跑掉了,旅长唐嗣桐被活捉。

    以后就在这一带打圈子。准备打洛南县城,打洛南是第三个比较大的战斗。我们从商县的刘家庙翻过,走黑龙江拐过去,到了夜村镇。从夜村镇出发打洛南。洛南县城在商洛地区是个比较好的县城,是个窝埫埫。一天中午的十二点钟左右打开了洛南县城,住了三天。接着向东南前进去打商南。商南的国民党部队只有一个营和三几百民团。晚上前进到商南,把国民党部队引了出来。一点钟左右,枪一响、又把敌人打回城里去了。结果县城没有打开,我们在城外一个村庄住了一天。第二天向转撤,去打山阳县城。

    山阳县城靠着山,山上有一个大碉堡,用石头垒起来的。结果没有打开,伤亡比较大一点,就撤下来,返回到商县,顺河到丹凤县(龙驹寨)。这时麦子快黄了。我们前进部队派了二个连(敌人没有正规部队,只有几百民团),把龙驹寨打开了,住了四天,接着到棣花。这时张学良的东北军在后面追赶我们。我们没有准备同他打,只用了一个团掩护了一下又转回来。

    龙驹寨下面有个山口子进沟到兰花塘。部队从这转过去,到荆紫关。杨虎城的四十四师,师长叫冯青山,他在后面追赶我们。

    我们绕了几个圈子,从小路迁到紫荆关,甩掉了他们。在紫荆关四十四师有一个便衣队穿一身黑、戴的草帽子。我们的手枪团(实际是侦察队)戴的国民党的帽子。我们的手枪团就叫敌人的便衣队集合,说是师长回来了前去迎接。我们手枪团的团长,河南人、一脸麻子,外号叫祷子。敌人便衣队集合的时候,趁机下掉了敌人的枪。在后边解手的一个敌人看到我们把他们的枪下了,就朝我们打了两枪,跑回紫荆关城。等我们赶到紫荆关,敌人把城门关了,进不了城。靠山坡找到了一个流水洞,先派了一个班从洞里爬进去,到了一个药铺的房子上,架起了机枪。枪一打响,敌人顺着城墙向东跑。我们把城门打开,大部队被消灭了。战斗结束后,

部队从城墙边过河到对岸的白浪村。在这里做饭吃,准备住下。可是刚吃毕饭,敌人追上来向我们开了火。我们就从白浪村下边进沟,第二天转回兰花塘,又向东南到店亚子。这是一个小镇,镇前有个寨子,被我们打开了。

    部队从店亚子转到三岔口,没去漫川关,又转回来从一个小沟里出来,到九间房。这时正是割麦子的时候。从九间房翻过一座大山到了大峪,离口子十几二十里,有个樵岱镇。在这里打了土匪豪绅,给老百姓分了粮食,开了一个会,部队就到了引驾迥,离西安只有四十多里。在这里杀了唐嗣桐,晚上下一点又起身走了。这时,把追赶我们的敌人都甩在陕南。我们从引驾遛到了子午镇。

    我们从子午口进沟,天下大雨、河水猛涨。部队从子午进山向石羊关(关石)前进。军部在中间,先头部队已到石羊关,不得过河传来口令,让后边部队原地休息,先头部队转回来,顺沣峪口子出去,当晚住在秦渡镇。第二天一点多又起身,顺南山边走了一天多,到尚店子,住了三天。派了一个营的部队,打开了终南镇,缴获了不少东西,特别是大烟很多。我们有三个小孩抬了一桶大烟,走在路上抬不动,把大烟倒在路边上。打开终南镇后,部队顺山夜行军,走一天一夜,到了马召城,前面有一条黑河。

    到马召是上午十点左右到的,吃过饭后,准备休息,敌人来了两架飞机,在空中转了两圈,打了机枪,丢了炸弹。军部命令部队作好准备、随时投入战斗。马召后面有个小山,前面一条黑河,人能过去,但要费劲。敌人的飞机刚走,黑河那边来了一辆装甲车,停在河对岸的平地里,并从车上下来许多士兵,准备过河。这时,我们已作好战斗准备,在山坡和城墙上架起了机枪,能过河的地方都布置了部队。当敌人刚走到河心,我们就开了枪。那时我们部队火力很好,把大部分敌人打死在河里,只有少部分退了回去。一会儿,敌人又来了一营骑兵,向我们猛攻。但这些骑兵在我们二十

五军面前吃不开。“目标又大又好打"。敌人兵分几路,都被我们用重机枪打死在河里,血水漂了一层。时间不久,敌人又开来一个团的步兵,分几路冲击。我们等敌人快上岸时,又一阵猛烈还击,敌人伤亡甚大,我们有几个人带彩。一直打到下午四点多钟,敌人才撤走。敌人败退后,我们做饭时,天已黑了。连夜出发进山,第二天早上到了佛坪旧县城厚畛子。镇内只有两家半人(有一个孤老),房子很多,在此休息了两天,又前进到太白县的二郎坝。从二郎坝起身向甘南方向走。这一路都是大森林,根本没有路,牲口过不去,把树伐倒,砍出一条路。沿路部队都在森林里露营,一天只能

走二三十里路,迁到甘肃南的两当。打开两当休息了一天,又转回到双石铺。在这里碰上国民党中央军的一个师长或参谋长,带一二十人去上任,还有一个盐务局长,被我们捉住杀了。

在双石铺休息了三天,部队准备过渭河但不行,才返回来到了留坝县的西江口,住了一夜,第二天经枣木栏,到了张良庙。军部住在张良庙内,条件很好,但只住了一天,第三天向天水进军。翻过两座大山,路途宿了两夜,到离天水只有三十里的一个大镇子、敌人封锁很严,不能进去,只在外边休息了一会,天黑后继续向天水进军。

离天水只有一里路的时候,发现飞机场有一架飞机起飞跑了,据说飞机上坐的有洋人。天水是一座梅花城,里外有几个城圈子。我们打开了两个城圈子,天快亮了,怕伤亡太大,命令部队撤出城。天水未打开,部队向秦安前进,走了四十里路、在一个村子里休息了三天。在一个上午打开了秦安城,又休息了三天。随后向静宁方向进军。走静宁北垣下川,打开了隆德。隆德通公路,军部刚进城正在下跺子,敌人追来了,在城外打起来了。军部又马上装好跺子,立即撤出城。天已黑了,我们用一个营和敌人作战,其余部队全部撤退。在这里我第一次看到信号弹,敌人打了两颗信号弹,把山头都照亮了。我们撤出五里地,敌人没有追。军政委吴焕先讲话说:“今晚我们要夜行军"。讲毕部队就进了一个山沟,走了一夜,佛晓部队到了山顶上,先头部队已经下了山。敌人的飞机又来了,乱炸了一阵,只被打死一匹骡子。翻过山有个六郎庙,前进到一个镇子,吃过饭又向镇原前进。部队走到平凉北垣,从关山过去,有两条公路,敌人开来两辆汽车,装的是毛衣,被203团打掉了,部队大部分人分了一件毛衣。

部队在平凉北垣休息了一夜,派了一个营去打平凉。听首长说,平凉驻扎敌人一个旅和一个骑兵团。我们采取守株待兔的方法,结果敌人没有出来。我们又起身走,下川到白水镇,顺公路走。刚走不远,敌人一个骑兵团追来了。这时,203团在后、205团在前。我们过了白水镇就开始下雨。不敢走大路、往山上走,向泾川方向前进。军政委员吴焕先在后边指挥,边走边打、打退了敌人。我们从小路到泾川,205团在前头已渡过了泾河,军部在河边上。因天下大雨,道路泥泞,行走十分困难,没有办法才买老百姓的麦草垫路而行。军部在河边的村子里,203团还在垣上。后边的枪响了,军政委吴焕先立即带上交通队和两挺机枪,又返回203团指挥作战。敌人是一个骑兵团和一个步兵营,我们只有一个排哨。敌人把排哨压在一个小庙里,差一点敌人攻进203团团部。203团政委张令波这里有一个笑话,团政委出来解手,我们的通信员化妆成国民党兵来送信,把团长吓了一跳。二营和团部住在一个村子里,机枪连长把枪抬到打麦场,下大雨,战士们连鞋都未换,架起枪就打,把敌人打退了。后来敌人又进行反扑,一、三营都调上去了。我们几面把他们压在山沟里,马陷在泥里也不能行走。靠山有一个窑洞,敌人有一个连的人躲在里面。我们用绑带把手榴弹捆在一起,从出气窗丢进去,消灭了这一连人。这次战斗把追赶我们的敌人基本消灭完了,在泾河淹死的也不少,敌团长也被我们打死了。在这次战斗中,我们有个最大的不幸,就是军政委吴焕先同志牺牲了。子弹从他的肩膀打进去,从夹窝出来,抬过河就牺牲了。吴焕先同志在二十五军威信最高的。军长程子华在商洛就负了伤,一路用担架抬着,指挥作战就是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参谋长戴季英。

    战斗结束后,203团仍在原地,军部撤过河。过河时,我差一点被水打走了,多亏后勤卫生部长钱信忠拉了我一把,抓住一匹骡子的尾巴过了河。203团第二天早上过河。我们过河后,敌人又来了,我们从西峰镇迁过到骡马关,住了一夜,第二天到庆阳下边的板桥子,住了一夜。这是军政委牺牲后的第三天。

    在这里,又出了点问题。、这天出发太晚,太阳出来多高了。出发时203团走在前头(203团比205团要硬一点),军部走在中间,205团走在后头。203团上梁不久,205团还没有完全离开集合场,敌人的骑兵追来了。徐海东返回指挥作战,结果敌人三匹马追他一个人。我们和直属部队在梁上休息,听到有人喊“203团下来打掩护啊1 203团下来打掩护啊!"我们交通一看,徐海东骑着一匹白马(此马是前几天从敌骑兵缴来的,又肥又大),拼命往前跑,后面三个敌人骑兵在追,距离只有一两丈远(那天敌人想抓活的,如果用枪就糟了),我们交通队(一连人,主要任务是送信,保卫军部的)一看追的是副军长,立即站起来散开去营救他。敌人看到我们打了两枪,没有打上,徐海东跑到我们中间了,敌人才转回去了。那一天徐海东危险的很呀1 205团的二营损失最大,营长被敌人俘虏,到西安事变后,才在西安放出来。

    经过这次挫折后,部队继续前进,走到晚上,没地方住,在森林里露宿休息。此地是合水县,城里的敌人没敢出来。我们住了一夜,第二天从森林里出来,到了刘志丹创建的陕北苏区的洛河川脑。

    二、转战陕北迎接一、二、四方面军

    到陕北后,休息了两天,那时的甘泉、延安、富县是张学良的六十七军(军长王一哲)占领着。我们绕过延安、走小路,到延川县永平镇冯家坪与红二十六军汇合,并召开了会师大会。

    会师后,在陕北第一仗是打劳山。劳山在一个山沟里,有个小街离山顶二、三十里。部队汇合后军部设在夏四湾,在高哨村有十多家人,设埋伏,等了两天多,敌人不出来。我们就在甘泉进行佯攻,想把敌人调出来。结果从延安出来一个师,是王一哲的一一0师,师长叫贺立中,有两个大团。劳山一仗,把这两个团全部消灭了。敌师长贺立中负伤骑马跑回甘泉城死了。劳山街下边有一个土地庙,两边山上我们早就埋伏好了,敌人一进来,我们就猛打,庙前血水遍地。战毕,缴获一架电台,但战士们不认识,用枪托砸了,后来在大会上还受了批评。这时,我从军部调到七十八师二营(原四十师)

    第二仗是打榆林桥。敌人是一。七师,有个团长姓高、外号高巴子。山上有一个大碉堡,能藏一连人。镇前有一个大坪,镇下是洛河。这一天,我们的后方设在稻草铺。一部分部队从河那边攻,一部分部队从河这边攻。敌人四个营,火力很重,再加上后面大碉堡,反复几次攻不下来。天亮开始攻,一直到下午三四点都没有攻开。.我们伤亡很重,富县敌人又来增援。就在这时,敌人来了一架飞机,盘旋在碉堡上空,误认为我们占领了碉堡,就丢了一颗炸弹,恰好丢在碉堡内,把碉堡炸了。我们趁机冒着浓烟,攻了上去,占领了碉堡。我们在碉堡上架起机枪,直打榆林桥镇,消灭了敌人四个营,活捉了高团长。接着和中央红军一起打直罗镇。我们是从甘泉去的。这一带都是高原,有许多土寨子,都被我们扫光了。象东村寨,里面有天主教,有二三十条枪,四面用土围起来的,上面有一座小楼房,外面是打麦场。我们派了一个连去打,打了一个多小时,就扫清了。

    这时,上头讲话说:毛主席率领中央红军到陕北来了。这是1 9351 O月。我们打下张村驿后,就参加了直罗镇战斗。

    直罗镇有张学良的一个师,师长叫牛元峰,他是追赶中央红军从甘肃过来的。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气势汹汹的。头两天在黑水寺,我们就消灭了他一个团。后来他又补充了一些部队(约三个团)。我们直赶直罗镇,打了整整一天,牛元峰带了一个连上了街道外边的寨子。这个寨子不好打,我们只好将他围起来。后来,领导上用了一个计,将围他的部队撤远,让他出来。这个寨子下面有一条小沟,通向小关中,到槐树庄。我们就埋伏在这条沟的两旁,里外埋伏了两道。敌人在无粮无水的情况下,我们的兵力已撤,就带一连人向槐树庄突围。第一道过去了,第二道就把他夹在中间,全部消灭了,牛元峰也被打死。这一仗是毛主席亲自指挥的,打的是歼灭战,打得很出色。这是我们到陕北打的第三个大仗,也是和中央红军一起打的第一个仗。

    在直罗镇战斗后,部队撤到羊泉镇,召开了会师大会。这是1 9351 O月底或11月初。会师大会后,又去打甘泉。可能是中央统战工作做得好,甘泉没有打,东北军就交械了。这时毛立席住在瓦窑堡。部队绕过延安,打横山、打波罗,在这一带打游击。

    部队在瓦窑堡过阳历年,开了阅兵大会,由周副主席检阅了部队。过年后,部队就没有打仗,进行整休,准备过黄河。

    1 9362月,过黄河到山西。是从宋家川偷渡黄河的。过河就是大山,我们发现阎锡山土霸王在黄河岸边,处处都修有工事,碉堡林立。碉堡虽多,但堵不住我们英勇冲锋。晚上过河,到天亮就把附近的防线突破了,一直打到山梁上,到一个镇店子消灭了大部分敌人,一直向石楼县追击。绕过石楼县城、从后山到永和县。在离永和县三十里的地方,阎锡山派了两个团阻击我们。被我们三锤两棒子消灭了。部队继续前进,没有进永和城,绕山而过,向孝义前进。走了两三天,到了兑九峪,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镇子。我们七十八师在后边,前头是七十五师。前头枪响时,我们还有二三十里路,命令我们跑步前进,把米袋子都丢在路上。一直跑了三十多里,到一个山上,七十五师已消灭了敌人一个团,我们占领了兑九峪对面的山头。可能是侦察员没有侦察清楚,说敌人只有两个半旅,但是打到九九归一,徐海东都亲自上梁和我们在一起指挥。敌人空中飞机轰炸,地面数次进攻,打到太阳快落山了,除消灭那一个团外,双方不分胜负。这时,我们才知道敌人是九个半旅,不能再打,才把部队撤下来。第二天没有再打,我们从敌人左边下到孝义的平川里,绕过文水,去打交城。一到城外,就准备梯子,天刚黑就开火攻城,打了一个小时,见敌防守严密,便撤下来。第二天,我们刚集合,敌人的飞机来了,我们靠此山向北撤,到一

个镇子、叫朴明镇,敌人已跑,住一夜,又向兴县走。在兴县没有打县城,只打了白翁镇,休息了两三天,就准备回师陕北。

    从白翁镇向黄河边走了二十多里,传来口令叫原地休息,团长去集合开会。我们在原地休息,直到天黑,部队向转走了十几里路,拐到了一个山沟,进沟翻了五六架山,天亮到了离石上面的圪洞镇,消灭了敌人一个连,追我们的敌人在方山县。我们绕了一个大圈,把方山绕到老后,顺川下到离石,据说黄河边上有个临县,敌人驻有三个多旅,准备消灭我们。而我们从山后又绕到圪洞镇,是早上到的。谁知二十八军(刘志丹任军长.)已在圪洞镇对面梁上,正在与敌作战。此地只有一个连的敌人,被我们吃掉了。我们转向

离石方向,二十八军也撤下来了。到离石城外时,城墙上油灯通明,绕过离石到金隆镇,这里敌人只有一个团的兵力,消灭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向中阳县跑,一阵猛追打散了。在金隆镇住了一夜,向中阳县的双池镇前进。以后在山里继续转,到临县打游击半月之久。

    我们十五军团是从宋家川过黄河到山西的,一军团是从下边过河向洪洞、赵城打去的。可能怕我们离中央一军团太远,才往一块靠了一下。过了几天,看形势是要打中阳县。我们回转来去援助二十八军,这天刚来到一个梁子上,刘志丹同志就牺牲在中阳县三交镇。为了分散敌人,我们转了好几个大圈。大概是五月份、天气还有点冷,我们从永河延水关,渡黄河回到陕北,住在离永坪二十余里的李家庄,有十一二天。

    1936年下半年,我们从李家庄出发,赶到延安以北安塞县,又一直翻山到了靖边,又到了靖边与安边之间的宁条梁,小桥畔上有一个寨子未打开(这时萝卜都能吃了),又前进到安边城。城里有敌人一个团,团长叫张亭芝,是土霸王。此城北无城、只有东、西、南三面城,我们打了一下就住在东、西关,将城围起来。我们在这里住了上个月。后来,二十八军八十一师来换防驻安边,我们就  前进到定边。在去定边时,走了一天一夜,还有三十里。有个顺口溜:“安边到定边,两眼泪不干,名叫九十里,足够一百三99。一到定

边就把城围起来。战士们做饭的做饭,绑梯子的绑梯子。师首长给城内国民党部队(一个营和三四百民团)写了一封信,让一个老百姓送进去,叫敌人开城门讲和。结果伪县长回了信,不但不同意,还骂了我们。决定晚上攻城。天黑了一切准备完毕。我师三个团,一个师部。天刚黑命令开战:三团从北边上、我们二团从西边上、东南是四团打。西边城墙上点的油灯照得通红,使人难以接近。师长命令叫机枪连来把灯打掉。机枪连连长是打劳山时俘虏过来的敌机枪手。师长让他用两梭子弹打掉十几盏灯。机枪连长用一梭子弹打掉了五、六盏灯,师长说:‘‘打得好,有办法,继续打"。又打

一梭子,打掉了十几盏灯。在火力掩护下,趁机搭梯进城,不到一个小时结束了战斗,伪县长和营长跳城墙逃跑了,其他绝大部分敌兵俘虏了。在此休息了一周时间,又向盐池县前进,一天即到。

    盐池驻有敌人两个营。头天晚上三、四团就围城开火了,我们二团不知谁把路带错了还未赶到。这一次没有打开,而且伤亡很多,部队才撤下来,退到五、六里路远。第二天晚上,经过周密策划,三团从西关先打上去,四团从北边打,我们二团从南边打。当我冲进城,到了敌人无线电指挥室,敌人正在发报。我们一喊,一个敌人就举起白手帕表示投降,一共十几个人。打开盐池太阳就出来了。这时敌人飞机来了,但没有炸伤我们。在盐池我第一次见到蒙古族人。在这里住了六、七天。

   部队西进以来,行动比较慢,起初不知道原因,后来才知道我们是为了迎接二、四方面军的到来,而西征的。从盐池到禹王,这个县早被七十五师打开了。我们到禹王住了上个月。这里是交通要道。运送粮、军衣都要从这通过。一个月后我们又开向韦洲,没有打,离城二十几里有个地方叫红城水,据说是穆桂英大战洪洲的地方。我们在这里住了几个月,来时麦子还是青的,后来我们还帮助老百姓收割麦子。渐渐天气冷了,我们穿上了棉衣。八十一师来换防,我们又到了同心城(半个城),住了一个礼拜,又向兰州下边的海原前进。在海原接到了二四方面军。部队住在城外,城内是

何柱国(东北军)的骑兵六师,出来打我们,我们和二四方面军一起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可是到了晚上又把牲口还给何柱国,当时不理解,过后才知道是搞统战工作。

    从海原回师陕北,敌人出城追赶我们。我们一天翻了好几座大山,又饿又渴,晚上买了一点麦子煮浑麦子吃,特别是水既咸又苦,根本不能喝。我们(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在后面打掩护,边打边撤,到半个城的一个大山上,准备消灭追敌,等了两天,敌人不来,我们才撤下山进半个城,随后又撤到山城堡,消灭了追敌(胡宗南主力师)七十八师。这时毛炳文的三十五师进入大水坑。我们想把毛部包围在这里,就移师山下。上级命令晚上吃饭后,好好睡觉,天亮进入战斗。我们睡到太阳出来了,还没有命令。一会儿宣布说,大水坑不打了,西安发生了事变、把蒋介石捉起来了。我们

移住洪水村。这时团政委来了,给我们讲话,说要抗日,不在这里打仗了。

第三天,部队南下向庆阳前进。一天走七八十里,走环县、曲步镇,到庆阳。在路上过阳历年,从西峰镇赶下去到宁县,经彬县、永寿、乾县、礼泉,在店当住了一夜,看到张、杨给我们的子弹一箱一箱的放在路边上,还给发了棉衣。接着走咸阳,从西安南边赶到兰田,走西安、咸阳、到礼泉村镇住了半个月,又移师南坊镇,住的时间比较长。从南坊又到甘肃西峰镇,军团部驻驿马关。我们七十八师住地,离西峰镇二十里,离驿马关二十里,为军部守大门,进行整训部队。

三、誓死抗日开赴前线打鬼子

 “七七事变不久,部队就出发了。从西峰镇走宁县、山水县(旬邑)、淳化,到泾阳的王桥头整编部队,左权给我们下命令,换青天白日帽子。老战士想不通,给讲道理说:“帽子是白的,思想是红的,看了一场哑巴电影,放的是傅作义打白令庙,看到日本鬼子侵略罪行多大家都很气愤。

 部队改编成八路军后从三原出发,经富平的美塬、赶合阳到韩城的芝川镇渡黄河。过河到山西,从侯马上火车。走到榆次,全团下来推火车上坡。到原平镇下火车,向东到河北的阜平。向北走七天到山西灵丘的下关镇。我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下属六八七团和六八八团两个团。六八八团驻下关。在这里部署平型关战役。

 平型关战斗是1937924开始,打了两天半。敌人是日本板垣师团二十一旅团。平型关有一条公路,一面通太原、一面通张家口。敌人八十多辆汽车,从张家口开到平型关。当时三四三旅的六八五、六八六团埋伏在一个大山沟里。我们部队在白安台的庙山上,离白安台三里路、离平型关二十来里路,阻击敌人的增援部队。头天晚上下大雨、无粮吃,买了点洋芋蒸着吃。战斗一打响就把敌人的汽车队打成几截子。在白安台对面有一座高山,三营十二连守在那里,由于子弹打光了,十二连丢失了阵地,我们绕了一个大圈子才到白安台山上。前面的敌人消灭了,从张家口坐车来的增援部队又来了。我们将敌人的汽车全部捣毁,把增援部队也消灭了。战斗结束后,我们撤到白安台附近的东长城休息了

几天,又进山到一个山沟住了一个礼拜,返回任丘。任丘县没有敌人,又前进到广灵,休息了几天,又转回五台县东关驻扎。城里闫锡山的一个部队想投靠日本,我们做好了他一旦叛变就消灭的准备,但该部没有敢动。这时敌人又占领了平型关,我们返回第二次打平型关。这一次是小仗,没有第一次大,就把敌人全部消灭。随后部队就向繁峙、代县前进,走到术冰镇住了六七天,又到五台县一个镇子住了十来天。这时部队增加了六八九团、六八七团第二营调人六八九团,原来二个团变成三个团,就向河北省平山县进军。经红寺店、温塘镇、东黄泥、西黄泥、南庄、北庄,六八九团二营住北庄过阳历年。日本鬼子从平山、井隆两路进攻温塘。这时六八八团也来了,同敌人又打了一仗。敌人一撤,我们又转回北庄,住三四天,过娘子关,炸毁了一段铁路。这是1 93 81月。部队到太行山和顺、昔阳、寿阳等地。

 在太行山,敌人分九路向我们围攻。我们在庆州前边的庆源打埋伏,但敌人未从这里过,就到庆阳,已被敌人占领。这一次很危险,我们总部就在庆州不远的段村,朱德、彭德怀、刘伯承、徐向前等都在那里。当时就把六八九团调去保卫总部,但敌人又到了东村(和段村紧相连)。六八七团未和六八九团在一起。第二天,我们去打武乡,可下午敌撤出武乡,三路集合在一个大河滩上。我们到一个大山梁上,总部从一个山沟进去,撤走了。我们部队在两边山头,把敌人压在河滩里,打了一整天,到下午四五点钟,敌人才向襄垣方向撤退。我们也顺着山梁撤退。我们这次伤亡较重。过了几天,我们六八九团受徐向前(一二九师师长)指挥,脱离了一

一五师,向河北山东进军。

 19385月,从潘龙到铁路边上的内丘,又到威县。我就在威县战斗中负伤(一级甲等残废),后在129师卫生部和旬邑疗养院疗养。19419月至19483月先后在军委直属政治部、西北财经办事处、延长石油厂、西北党校任干事、科员、运输队长。19484月至195711月在第五后方医院第四随军医院、华阴西北荣院二所,宝鸡荣院一大队、华阴荣院二所养病,并任所长、教导员。195712月转业回宁陕县,历任卫生科长、民政局副局长(石汉宁大县)、卫生局局长、文卫局局长、文教局局长,1981年任第九届县人大常委会委员,科教科科长。19841月离职休养。

 

 

                               


相关链接

秦岭山中走出的人民军队
抗日将领张介臣
何振亚的戎马一生
抗日爱国人士桂超亚
石泉县政协为优化营商环境献良策

安康市政协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0534号
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制作
联系电话:0915-3280600 电子邮箱:wangping1977@t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