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协概况 | 政协动态 | 建言立论 | 委员风采 | 文件阅览 | 文化园地 | 下载专区 | 联系我们
 最新推荐
 最新热门

抗日爱国人士桂超亚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2/6

桂超亚(189811--196010),原名雨融,字卓然,宁陕县汤坪乡人。生于189811月。家庭耕读传家,世代书香,父亲在乡兴新学,率先剪发、放足,遂获陕西督军“德惠桑梓”匾额。

   超亚六、七岁就读乡塾,天资聪颖,学习刻苦。加之,受家庭环境的熏陶,因而奠定了坚实的国文基础。1915年入本县第一高等小学堂,1918年毕业后考入省立第三中学。在中学以数理化见长,足球健将著称。此时,正值“五四”爱国运动,反帝反封建,提倡科学与民主新风盛行,受其影响颇深,对外围侵略的欺凌,北洋军阀政府的腐败黑暗,痛心疾首,恨报国无门。1923年中学毕业后,曾辍学乡里。1925年,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完成,中学学友董钊在黄埔军校来信相邀,又经辛亥革命元老于佑任先生推荐,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炮科学习。

   在黄埔军校学习期间,得知陕西同乡王烈(米脂人,中共党员),又经他的介绍援引,认识了国民党左派人物廖仲凯、邓演达、中共代表周恩来、恽代英、林伯渠等革命先辈,受到他们的教诲和启迪。从此,超亚先生的思想趋向革命,趋向民主共和。

   1926年春,超亚先生毕业后,被派往国民革命军总部炮兵团参加北伐战争,初任排长,时年秋晋升为连长,至1928年一直担任炮兵连长。1928年,转到地方部队河南省保安司令部担任参谋。1930年调任灵宝县保安大队长,又因上级无故克扣经费、军饷,不能继续工作,而弃职回到省城开封居闲。1931年投靠80师炮兵营长王琛亦(黄埔四期同学)部任二连连长。1932年夏初,入南京炮兵学院深造,1934年毕业后回部队。由于学术资深,升任炮兵营营长。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爆发,时年秋,任28116团团长,在河南黄河沿线监修国防工事。1938年,进军徐州,参加了闻名中外的台儿庄会战和武汉保卫战。1939年至1940年任十六军二团团长。1941年春,随军进驻铜川金锁关,封锁陕甘宁解放区,时年冬,因违令未能协助10l师进攻边区,被撤职查办,幸16军军长董钊从中说情开脱,才免深究。1944年,任陕西咸长师管区三团团长。抗战胜利后编入二十一军军官总队任第三大队副,闲居西安。

   超亚先生秉性耿直,刚正不阿。虽然学术资深,由于不愿反共,不会阿谀奉承,戒马一生,仕途坎坷,终不能升迁,所以人们习惯地称呼一声“桂团长”。

   1946年秋,在陕西省省长董钊的支持下,回宁陕竞选国大代表,11月参加了南京国民代表大会,挂名咸阳绥靖公署附员,闲居西安。19474月,才被任命为镇坪县县长。接任前回到宁陕,每向亲友谈及,愿为镇坪父老多办好事,革除弊政。可是,到任后目睹官场腐败,勾心斗角,自己又不愿同流合污,原先善良的愿望不能实现,不到三月便请假离去。

   19495月西安解放,超亚先生奉令调任陕西省保安司令部宁陕前进指挥所主任。此间,国民党军队云集秦岭一带,一方面准备负隅顽抗,一方面向四川撤退。原长安县县长杨志俭来到宁陕,拼凑了一支散兵游勇,地痞流氓组成所谓的“反共救国游击队”,简称“俭”字部队,驻宁陕两河、老城栗柞一带。这支乌合之众的“游击队”,在各地奸淫抢掠,骚扰百姓。杨志俭与宁陕县长尚自强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为宁陕一大隐患。超亚先生忧国优民,只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但又无法扭转这种局面。

   194911月底,宁陕县长尚自强见到情况紧急,宁陕县解放指日可待,弃官逃往汉中。伪省政府遂任命桂超亚为陕西省第十一行政专区保安副司令兼任宁陕县长。超亚先生接任县长时,县城以北的江口区已经解放。县上财政枯竭,粮草俱无,人心离散,可谓“受命于危难之秋”。他有心维持残局,却似以卵击石;有心弃职离去,又不忍家乡父老遭受杨志俭部的蹂躏;心想弃暗投明、投诚起义,又恐受到杨志俭的挟持与暗算;若负隅顽抗,又怎能逆转时代的潮流。正值行立不安,举棋难定的时候,宁陕一些有识之士如高玉峰、梁桂城、徐谟等人,向超亚先生提出“投诚是宁陕人民的唯一选择”的建议。超亚先生审时度势,茅塞顿开,欣然应允。遂积极秘密筹划投诚事宜。当时,杨志俭的反共活动更加猖獗,超亚先生的处境十分窘迫,一些起义投诚活动,在县政府无法进行。122,黄昏时候,桂超亚、高玉峰、徐谟、梁桂城四人在梁桂城住宅私房内进行商议,决定派高玉峰、石璧魂二人前往与解放军接洽,由徐谟起草投诚书,由梁桂城筹措路费,并决定同尚志强任内的出纳马际云追回一切存款。

   12月3,从看守所放出石璧魂(投诚前被县政府因事关押),徐谟起草了投诚起义书,梁桂城筹措了路费银洋20元,一切准备就绪。124,高玉蜂、石璧魂从关口出发赴江口同解放军联系。当晚,盛传杨志俭的土匪游击队准备抢劫关口后挟持桂超亚共同逃往四川。情况十分危急,桂县长立即作出决定,带领县自卫队,太龙乡自卫队以及县政府文职人员共200余人,步、机枪300多支,暂时离开关口,听侯联系人的回信。行至半路,杨志俭的游击队尾随其后,紧追不舍,情况再度紧急,桂超亚命令太龙乡长张开科在县沟梁上架起机枪。杨志俭见到桂超亚不是他们志同道合者,只好分道扬镳投靠他的主子去了。桂超亚率部从麻庄河直下袁家,住在柯德庵家,听候消息。桂超亚这种识大体、顾大局,适应潮流的投诚义举,深得民主人士柯德庵先生的绝口称赞。

   12月5清晨,关口(县城)未发一枪和平解放了。中午,桂超亚带领官兵,文职人员回到关口,向解放军投诚缴械,受到人民解放军渭南部队和商洛部队的热烈欢迎。宁陕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全县人民免遭涂炭,家乡父老姐妹对超亚先生的义举,无不感激和赞叹。

   1950年超亚先生先后在安康和汉中集训,1951年又在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1952年派往汉中贸易公司担任经理至1956年,后因病回到宁陕老家疗养。1959年,宁陕、汉阴同石泉合并,担任了政协石泉县委员会副主席。196010日,在汤坪老家病故,终年62岁。

   超亚先生秉性耿直,刚正不阿,心胸坦荡,戎马一生,两袖清风,热爱家乡,热爱祖国,一生追求民主与光明。在宁陕何去何从的紧急关头,毅然决然弃暗投明,为宁陕的和平解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摘自《宁陕文史资料》第一辑


相关链接

何振亚的戎马一生
石泉县政协为优化营商环境献良策
民进安康市委会召开第四次市委委员扩大会议
强化脱贫政策学习  增强精准帮扶实效
市政协副主席马晓旬、黄骁勇到汉阴县调研指导工作

安康市政协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陕ICP备05010534号
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制作
联系电话:0915-3280600 电子邮箱:wangping1977@tom.com